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  2020-06-24  阅读 378 views 次 点赞数172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Serrento

史匹柏的科技口味,没怎幺弄卖悲情与浮夸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真不敢相信,史蒂芬史匹柏在六十多七十岁之高龄,依然能製作出《一级玩家》,史匹柏眼光非常独到,他在三年前选定同名科幻小说作为剧本,当全球追捧剧集《黑镜》带出未来科技的「悲观」世界,充斥一些莫名其妙的折磨、虐待情节,虽然一些观众看后略感不安,却深感有警世意味,激讚连连;不过,史匹柏似乎无视如此悲观的警世浪潮,为我们开闢未来科技第三条进路,没那幺浮夸,呈现每个世代坚强的意志和生命力,在苦中作乐间寻找一丝希望。

是的,由这本同名小说创作成电影的一大魅力,是藉由游戏爱好者兼作家 Ernest Cline 的意念,让我们得以缅怀数十年经典的电子游戏、电影角色,从《蝙蝠侠》、《快打旋风》、《古墓奇兵》、《鬼店》、《回到未来》等多不胜数;可是,一经史匹柏之手,那个 2045 年的世界观绝不马虎,基本上,他的《一级玩家》看来不把《黑镜》、《银翼杀手 2049》那种过于夸张的意念放在眼内。

还记得《黑镜》第 3、4 季吗?有两集跟未来游戏科技密切相关,就是「终极玩家」和「联邦星舰卡里斯特」,前者讲述男主角被游戏公司招览做实验,同意把虚拟恐惧游戏连接自己大脑,最终「吓死」身亡;而后者则讲述,一位天才游戏设计师借用生物科技,若朋友惹他不满,便设法取得他们身上的 DNA,在自己编写的实境游戏複製朋友原型,化成具备真实情感的虚拟角色,再把自己的大脑接上游戏天天虐待朋友报复,以弥补现实世界的不满情绪,最终游戏中的朋友反击,将他困死在游戏世界裏。

《一级玩家》描绘的 2045 年,未出现「奇点」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其实,《黑镜》那种「上纲上线」夸张的科技框架,编剧们构想的未来科技世界,颇为贴近知名发明家、未来学家雷.库兹威尔的推测:

当将来「极高」的科技水準诞生,为人类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「颠覆」之际,正是所谓「技术奇点」到临之年,而他估计:「2045 年,人类将进入技术奇点,电脑可以与人脑完美结合」,主要是数十年后,人类得力于人工智慧的辅助,掌握超越人脑 10 亿倍的运算能力。

如此的技术水準,甚至超过剧集《黑镜》的想像,不过两者设想的未来世界相差不远,至少,《黑镜》有不少剧情便是讲述科技产品连接大脑后发生的事。

而《一级玩家》的未来科技观,史匹柏的取捨可谓「逆流」,他选定的故事发生在 2045 年,没有追捧《黑镜》那种「上纲上线」的科技推想,亦可以说没有 Ray Kurzweil 的「奇点」推测。

男主角虽在贫民区成长,却在虚拟游戏看到人生希望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电影中男主角 Wade Watts 身处年代,科技水準并未至于颠覆我们当下的社会模式,在数十年后,全球的贫富悬殊、不同的社会运动依旧存在,反而,人们感谢天才游戏设计师 James Halliday 发明了虚拟实境游戏「绿洲」。

大概,那个世界人类仍然无法透过科技带来「乌托邦」,却未至于尽是一片悲惨地狱,今天人类存在的问题,在《一级玩家》延续下去,只是稍作变奏,故事的世界彷彿站在两极科技想像的「平衡点」。

原因在于,即使像 Wade 那种无父无母的基层少年,住在贫民区,现实生活一时难以改善,充满压抑,但是,只要设法戴上 VR 虚拟实境套装,便可藉由参与游戏换来改善生活的一丝希望。

小则,能赚取虚拟货币改善物质生活,大则,可以破解原创人 Halliday 埋藏的「彩蛋遗嘱」,改变社会——任何人只要破解游戏中三大谜团,取得三条钥匙之后,便可以颠覆现实世界的「IOI」企业老闆 Serrento,成为「绿洲」主宰。

由于整个解谜的游戏规则是天才 Halliday 设置,连 Serrento 要抢下绿洲主控权,确保自己 IOI 老闆的地位「千秋万载」,都要招聘庞大团队跟「所有玩家」争彩蛋:得彩蛋者得天下。

但《一级玩家》的剧本反而令我们感觉踏实,故事描绘 2045 年的现实世界之中,没有奇幻的机械人、没有複製人、没有外星移民,只有比现在先进多倍的游戏科技品,让全民参与其中,有些人是为了赚钱搬家,有些人是为了满足性幻想,有些人是为了麻醉自我,有些人则为求泛起革命。围绕这一切的,就只有「绿洲」虚拟实境游戏,故事亦不甚有科技带来阴暗又悲观的气氛。

具有道德感的天才,游戏创作埋藏反思「生命历程」的初衷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
主角 Wade、Samantha 之所以从全球竞争者脱颖而出,源自二人诚恳尊重、敬爱创作人的意念和初衷,经常反问自己有否真正了解天才 Halliday 设计游戏的原意,终于领悟到 Halliday 设下三大关卡的心意:

在赛车难题,懂得打破常规、回望并全速后退,可能会得到答案。

在《鬼店》迷宫,懂得生命与感情的遗憾,才能贴近一个人的情意结。

在合约迷团,懂得游戏过程的意义、无忘初衷,才能汲取教训改善人们生活。

故事的结局延续希望与曙光,Wade 掌管了「绿洲」之后,设定逢星期二、四关掉游戏,让人们能够平衡现实世界;这样的一个结局,科技并未为人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。

整部《一级玩家》触发 60 后乃至 00 后的「集体回忆」,叫人暖在心头。遗憾有两幕「小 bug」,就是故事裏 IOI 老闆 Serrento 那尊贵的游戏座椅,画面并没有显示如何「像其他人」一样,全身的动态配合游戏实境中的反应,人人都必须站立走来走去的时候,那一座貌似按摩椅的设计如何一样做到。

另外,当虚拟游戏触发「世界大战」的时候,街上戴上 VR 套装的人群情汹涌,人们既已投入在游戏之中,怎可能置身在充满人流和杂物的街道上,没有全身配套或吊带,却不互相相撞?我们看到的几幕,这些画面呈现的状况算不上「解得通」,未知,你们对此又如何解读?

史匹柏之野望:《一级玩家》突破《黑镜》的科技悲情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